飛鹿言情小說網

絕命妖姬 一代寵妃 第二十三章 同游市集

  醫館內,一行人靠著慕言的病床旁,悠悠的睡熟了,葉昭坐在大門的位置上,靠著門框小睡了片刻,畢竟他一腳把人家的大門踹飛了,現在也只是擔當了一個守衛的任務,翠蝶和小白亦歡都是趴在病床的一邊熟睡著,而慕言仍舊是安然的躺著,比起之前蒼白的臉頰,此刻面色要顯得紅潤的多,說實話,這樣的她才是一個真正的美人。

  黎明的到來,意味著新的一天的伊始,也驅走了黑暗中的陰霾,當第一縷朝陽照耀在葉昭的臉上的時候,葉昭的睡意也被這刺眼的光芒消散了,葉昭沒有動,只是轉頭看了看屋內的情況,看見大家仍然在熟睡著,葉昭小心翼翼的起身,略微伸了個懶腰,就走進去,想要察看一下慕言此時的情況,只是不想一只腳剛剛踏進去,就聽見了慕言的呼喚聲。

  “翠蝶,我要喝水……”慕言斷斷續續的喊著。

  葉昭聽見了慕言的聲音,看著翠蝶還在一旁熟睡,便沒有吵醒她,反而是走到一旁的桌子上,拿起茶壺倒了一杯水,就回到了病床旁,直接把水杯遞給了慕言,慕言直接接過了杯子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喝著水,但是仍舊覺得水不夠喝,于是又把水杯遞回去了,說道,“翠蝶,再來一杯水。”

  葉昭拿過水杯,又走到了桌子旁,同樣倒了一杯水,然后又遞給了慕言,慕言沒有看,直接接過杯子,只是不想,一著急,竟然直接碰到了葉昭的手,這時候,慕言終于覺察到了不對勁兒,抬頭一看,就看見葉昭站在一旁,手中還拿著一杯水,看著慕言,眼中盡是關懷的神情。

  “謝謝,水。”慕言說了一句感謝的話,然后示意著葉昭把水遞給自己。

  “嗯,好。”說罷,又直接把水杯遞了過去。

  慕言喝下水,精神顯然好了許多,然后看著四周,一臉的驚訝,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在這樣一個地方,似乎是醫館。

  “葉公子,為何我會在此?”慕言看了一圈,仍舊疑惑道。

  “慕姑娘,這件事還是我的不對,我不該一時傷了你,只是沒想到卻險些害你陷入危險之中,當真是我的罪過。”葉昭對著慕言說道,言語之間充滿了自責的味道,只是經葉昭這么一說,慕言方才想起來昨天發生的事情。

  “那小姑娘兒,找到了?”慕言想起來后,直接問葉昭小白亦歡的情況,唯恐這樣的情況妨礙了葉昭去找尋小姑娘兒,萬一人真是出了事情,自家恐怕到時難辭其咎。

  “慕言姑娘,你看你的左手邊。”葉昭回答道。

  慕言聽了葉昭的話,微微側頭,就看見一個孩子趴在自己的床邊,安然的熟睡著,一副幸福的模樣,看到這兒,慕言的一顆心才算真正的放下了,心情也覺得爽朗了許多,低頭間,又看見翠蝶趴咋自己右側的床邊,淡雅的笑了笑,又用手靜靜的撫摸著翠蝶的臉頰,又將目光投向了葉昭。

  “讓他們好好睡,如何?”慕言提議道。

  “他們?”葉昭疑惑道。

  “對啊,你餓了嗎?”慕言笑笑,然后又問道。

  葉昭本來沒什么感覺,可一聽慕言提到,肚腹之間隱隱感覺到一陣饑餓感,看著慕言點了點頭,然后又走過去,輕輕扶起慕言,小心翼翼的行動著,盡量不弄出一點點聲音,然后兩個人合力又把翠蝶和小白亦歡兩個人放在了病床上,看著他們熟睡的模樣,他們兩個人笑著離開了醫館。

  “我看天剛剛才亮,我們去市集吃個早飯吧。”慕言一邊說道,一邊用手按著自己的肚腹。

  葉昭看著慕言的動作,知道她這是餓了,也不推辭就和她一起去了市集,打算兩個人先吃完,再為其他人帶回去。

  “慕言姑娘,你想吃什么?”葉昭和慕言來到集市,看著琳瑯滿目的小吃攤,問道,

  “葉公子,能不能不這么叫我,叫我慕言就好。”慕言走在前面,回頭對著葉昭說道。

  葉昭沒有料到慕言會這么說,突然一聽,有些呆愣,足足站在了原地幾分鐘,然后嘴角笑了一下,又在慕言的身后說道,“慕言,能不能不這么叫我,叫我葉昭就好。”

  慕言一聽,突然一愣,總覺得這話好熟悉,想了想,哈哈大笑起來,說道,“想不到葉公子也如此幽默,不對,是葉昭。”

  “彼此彼此。。”葉昭聽后,笑道。

  “葉昭,你想吃什么啊?”慕言一時拿不定主意,就問葉昭。

  葉昭看了看四周的小吃攤,突然看見了一家賣餛飩的小吃攤,一時間想起來,母親最愛給自己做餛飩了,自己今生恐怕是再也吃不到了,慕言看著葉昭失落的神情,只能再次問道,“葉昭,吃什么?”

  “那個!”葉昭聽見了慕言的聲音,抬起手,指了指遠處一個餛飩的小吃攤。

  慕言順著葉昭手指的方向走了過去,走到近處,就看見店家做著一碗碗香氣四溢的混沌,霎時間,食欲大開,不由分說的拽著葉昭坐在了一個最好的位置上。

  “你喜歡吃嗎,葉昭?”慕言坐好,便問道。

  “還好。”葉昭簡短的回道,眼神卻出奇的冰涼,目光也向著別處看去。

  “這樣啊!”慕言看出來葉昭在撒謊,也沒有識破他,只是默默的坐在對面看著他,不知不覺間覺得葉昭這個人有著一種不一樣的東西,是自己平日里從未見過的東西。

  “老板,來兩碗餛飩。”葉昭見慕言看自己,雖然不知道為什么,但總覺得哪里不對,突然想起來兩個人坐在這里半天了還沒有要吃的,葉昭真的要被自己氣死了。

  “我們竟然忘了要吃的,哈哈哈哈,真傻啊!”慕言笑道,一時間也覺得自己挺傻,不過看著對面的男人覺得他比自己更傻。

  “好嘞,客官稍等!”老板沖著葉昭和慕言喊道。

  不一會兒,兩碗熱氣騰騰的餛飩就上來了,慕言看著碗里的餛飩,興奮的低下頭聞了聞氣味,又用勺子咬了一口湯,喝下去一副心滿意足的慕言,然后又拿起筷子,輕輕的夾起一塊餛飩,放在嘴邊吹了吹,就放進嘴里,只是一口,餛飩里的湯汁兒就完全彌漫在嘴里,顆粒飽滿的肉餡兒,恰到好處的材料配比,這人間美味完全征服了慕言的味蕾。

  葉昭在一旁看見慕言的模樣,就猜到了她會喜歡的,至少,這家店是這條街上足以稱為美食的小吃。

  “葉昭,你覺得好吃嗎?”慕言一邊享受的吃著一邊問道。

  “還好。”葉昭回答道。

  “又是還好,葉昭,那你說說,誰做的好吃?”慕言對于葉昭口里的這句話有些惱怒,于是追問道。

  “母親!”葉昭此刻正在懷念著自己母親做的餛飩,渾然不覺慕言的問題,并未思考,脫口而出就直接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,可是再收回明顯已經來不及了。

  “母親?我也好想吃吃看啊!”慕言幻想著,這里的餛飩都這樣好吃,那葉昭的母親做的必然也是一流的水準。

  “你不會是第一次吃餛飩吧?”葉昭試圖轉移著慕言的注意力,聯想到她剛剛的那副模樣,就出口問道。

  “……”竟不料一語中的,慕言當真是第一次吃這種食物。

  兩個人還沒吃完,就在小吃攤,你一言我一語的商量著給翠蝶和小白亦歡帶什么好吃的回去,可是慕言實在很少出來吃這種街邊的食物,所以決定權也就落到了葉昭的身上了。

  “葉昭,你確定嗎?”慕言執意的出言問道。

  “哎呦,小爺我瞧瞧,這不是慕言姑娘嗎?”一個書生打扮卻流露出流氓習氣的人說道。

  葉昭不耐煩的抬起頭看了一眼,并未知會,而慕言更是把此人當做空氣一般,仍舊是吃著自己碗里的餛飩,全然不顧來人的臉面。

  “慕言姑娘,您還真是貴人多忘事,前幾日,小爺我可是去捧場了!”來人仍舊是不罷休,繼續說道。

  “慕言,我覺得他們肯定會喜歡吃的。”葉昭對著慕言說道。

  “哎呦,果真是慕言姑娘,有了小白臉,我們這些老主顧當真是不留情面啊!”說罷,來人也坐在桌子的一側,又示意著自己的仆人給自己也來一碗餛飩。

  任憑來人如何折騰,這兩人,葉昭和慕言似有默契一般,完全將那個地痞流氓無視了,甚至完全不存在于他們的面前,依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做著自己的事情,這種態度更是讓那人覺得氣憤。

  “這是什么東西?豬食嗎?竟然給你家小爺吃這種東西?別以為人人都是那骯臟惡心的蒼蠅……”來人仍然在說著自己的話,試圖引起慕言的注意,只是慕言和葉昭仍專心致志的吃著自己的餛飩。

  來人一時不爽,一腳就踢翻了桌子,若不是二人閃的快了些,必定要遭殃,只是那人仍舊不滿足,一聲令下,“給我上,砸了這家店!”身后的家仆一擁而上,就把一個好好的餛飩攤兒給砸了。

  “別砸啊,我還要靠這個過活呢,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嘛!”店老板大聲嚷道,試圖想要阻攔這些人,可,只是一推,老板就被遠遠的摔倒在一旁了。

  葉昭和慕言看在眼里,慕言屢次想要沖上前去,卻都被葉昭攔了下來,畢竟她才恢復身體,不能太過于激動,也不能和這些混混扯在一起,而自己也要保護著慕言,很明顯,他們就是沖著她來的。

  “老人家,您就是這兒的老板吧,剛剛砸了你這里,真是不好意思哈。”來人對著店老板故作謙虛的說著,這種人面獸心的行為大家都看在眼里,集市上人來人往,早就聚集了一群人。

  “這都是因為你給我家公子吃了豬食,各位,我家公子也是為民除害,留這樣的店家,遲早會危害大家的健康!”來人身后的一個家仆先是對著店老板惡狠狠的說了一句之后,轉身又對著圍在附近的人大聲的說道。

  “你家少爺是豬,不給豬食,那要給什么啊?”人群中突然出來這么一句話,眾人聽了也哈哈大笑,那位口中的公子聽了,臉面上過不去,此時更是把氣撒在了奴才身上,一巴掌扇過去,霎時,仆人的嘴角之處就顯出了血跡。

  “沒用的東西,多管閑事!”流氓公子打人的同時還大罵了一句。

  “狗咬呂洞賓啦!”人群中又突然傳出一句話,這時候那位流氓公子當真是氣憤非常,整張臉都漲紅了,連額頭上的青筋都爆出了。

  眼前的一切,都是葉昭和慕言始料不及的,看著眼前的流氓一般的男人,他這副暴怒的模樣,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個流氓公子到底會做出什么瘋狂的舉動,店老板的餛飩攤兒想也保不住了,而葉昭和慕言仍然在一旁看著,事情到底會如何發展,他們真的會一直選擇旁觀嗎?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絕命妖姬 一代寵妃書評:
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五走势图